設為首頁

重整程序啟動要件之反思與重構

發表于2016-10-25 10:19:50

 






        第十四屆華東律師論壇三等獎


         單 位:山東凌云志律師事務所

作 者:王艷霞、劉 俊

重整程序啟動要件之反思與重構


內容摘要:我國重整程序的引入始于2007年新《企業破產法》的實施,其已成為現代企業解決財務困境的重要手段。但我國有關重整程序的法律規范仍存在很多不足,在重整啟動要件方面則表現為要件內容寬泛。企業法人作為重整主體的規定籠統,重整申請人界定的不嚴格,重整原因的界定模糊,重整能力規定的缺失等等,這導致了司法實踐中重整程序適用效率不高而重整失敗率較高的現象。因此,我國有關破產重整啟動要件的法律規范亟待完善,在界定破產重整程序的啟動要件時,應當嚴格界定破產重整主體和重整申請人,科學判斷重整原因,同時適當權衡債務人的重整能力。

關鍵詞:啟動要件;重整主體;重整申請人;重整原因;重整能力  


     一、我國重整啟動要件之法律規定

啟動要件的具備決定了法律程序的開始。我國現行有關破產領域的法律規范并不多,主要涉及2006年頒布的新破產法以及分別在2011年和2013年通過的最高院司法解釋。而有關破產重整程序啟動要件的規定則更少,且較為籠統抽象。破產法只是規定利害關系人對債務人的重整申請符合法律規定,人民法院便對債務人裁定重整并對此進行公告,但并未明確規定法院審查的具體標準。筆者綜合我國破產法的相關規定,將涉及破產重整程序啟動要件的內容總結如下:

我國破產重整主體的界定屬于略有限制型,根據現行法律規定,我國重整主體為企業法人,可以適用重整程序的的債務人陣容較大。

根據破產法第2條,企業法人進行破產重整有兩種情況,一為出現破產原因,二為有出現破產原因的可能。2011年通過的破產法司法解釋(一)對債務人出現破產原因及其可能出現破產原因的情況,通過列舉的方式做了進一步闡釋,從而在一定程度上明確了債務人重整原因的判斷,為法官對重整案件的審查提供了指引。我國破產法及有關規定并未對債務人的重整能力做出明確的要求,即根據法律規定,重整能力并非屬于程序啟動的審查內容。根據破產法第70條,我國法定重整申請人范圍為債務人、債權人及滿足條件的出資人,債務人必然要具有企業法人資格,出資人也需滿足一定的出資額限制,但對于債權人未作進一步限制。


二、我國重整啟動要件之司法實踐

在我國,經法院審查并作出重整裁定之后至重整程序終結之前,債務人即處于重整期間,享受 “特殊待遇”并受到“特殊保護”(可在擔保暫停行使的狀態下繼續營業)。債務人可借此暫時擺脫債務償還壓力而繼續營運。司法實踐中不乏欠缺重整程序啟動要件,卻意圖借助重整程序實現資產轉移等非法目的的債務人。曾幾何時,溫州地區眾多中小企業在面臨財務危機時選擇跑路,以逃避債務。而今,破產重整成為企業復興的重要跳板。僅2012年,溫州中院就受理了9件重整案件,占2007年--2012年重整案件受理總量的26.5%,同時審結的重整案件多達11件[ ]。因此,重整程序啟動要件的嚴格性成為控制重整程序適用范圍的關鍵因素。

其一,在破產重整主體范圍的確定方面,我國破產法對其并未作出過多限制,賦予法院自由裁量權,在審查重整申請時作出具體判斷[ ]。囿于專業限制,法院無法對債務人重整的其他方面作出全面商業性判斷,這不可避免地導致不具備重整能力的債務人被裁定重整,并被迫以清算告終。2013年溫州審結的150多例破產案件中,重整成功的僅有10件即使例證[ ]。為嚴格重整主體要件,2014年溫州中院在新聞發布會上公布了《關于審理企業破產案件中防止逃廢債行為的會議紀要》,明確應嚴格審查重整主體是否有逃債嫌疑。

其二,我國司法實踐中,重整原因的判斷與破產原因的界定并無顯著區別,通常以資不抵債作為審查債務人具備重整原因的標準。前中國民營企業500強溫州中城建設集團有限公司即是例證[ ]。

其三,對于債務人重整能力的判斷,法院未予以足夠重視。多數僅著眼于重整程序在安撫職工等社會穩定問題方面的重要作用。溫州百速鞋業有限公司破產重整即為此例[ ]。但法院對重整能力審查的欠缺堪憂,這使得債務人“假重整,真逃債”。正如溫州中院副院長所說,多數債務人申請重整后,所關注的不是自身的經營發展,而是非法轉移財產直至破產宣告。

因此,囿于重整程序啟動要件方面法律規范的不健全,法院無法對債務人重整程序的啟動要件進行嚴格審查,甚至有時由法院或政府決定重整程序的啟動。對社會穩定及經濟發展的過分看重以及對債務人重整能力要件的忽略,難免造成重整程序的非效益性,使得該程序的運作成本過分超過收益,浪費社會資源。2005年1月到2009年12月溫州法院的一份破產案件統計結果顯示,約有超過三分之一的債務人不足以支付破產費用,而允許此類債務人開始重整,重整失敗的后果便會嚴重損害各方利益。


三、我國重整啟動要件規定之反思

通過分析我國關于重整程序啟動要件的規定及其在司法實踐中的運用,可以發現我國現行法律規范在界定重整程序啟動要件方面存在著諸多不足,具體表現如下:

  (一)重整主體要求之寬松

我國破產法僅指出對企業法人適用破產重整程序,但對于企業法人的規模、社會價值、經營范圍等具體要求未做規定。這使得規模較小和社會影響力較小的企業法人也能隨意啟動破產重整程序。小規模的企業法人往往不能負擔過多的重整費用,即使啟動了重整程序,也難免會在復雜且歷時較長的重整程序終結以前走向破產清算。但延期償還甚至可借以逃避債務的誘惑往往使債務人對申請重整趨之若鶩,置債權人及社會公共利益于不顧。

  (二)重整原因規范之不足

我國破產法規定了破產重整的一般原因和特有原因,并在《規定(一)》中列出了不能清償到期債務和資不抵債的評定依據,但對于債務人明顯缺乏清償能力未規定有可操作性標準。在司法實踐中,債務人清償能力的識別為商業判斷,需要具備商業知識基礎,客觀界定標準的欠缺使法官在審查重整申請時面臨巨大挑戰。盡管我國破產法規定了三類重整申請人,但并未區分各自的申請原因。債務人最清楚自身的資產和營業能力狀況,而債權人除清楚自身債權外對債務人財產的其他情況不甚了解,對不同申請人要求相同的重整審查原因,有違公平正義理念。


  (三)重整能力要求之空缺

債務人的重整能力是保證破產重整成功的重要因素。我國破產法對此無明文規定。債務人不僅要具備拯救價值即重整必要性,而且還需要擁有復興希望即重整可能性,以便保障重整程序的效益性,降低重整失敗率及負面影響。破產重整程序并非所有陷入財務困境企業的“非處方藥”,對于“病入膏肓”(企業事務和企業資產毫無市場價值、資產結構混亂、沒有獲得融資的可能)的企業而言,重整也不過是垂死掙扎,甚至會侵害債權人利益和浪費社會資源。但對于那些“疾在腠理 ”(短暫的資金短缺或經營管理不善但具備市場潛力和繼續營運能力)的債務人而言,破產重整是其實現涅槃的契機。因此,重整能力是合理界定破產重整適用范圍、提高重整成功率的關鍵所在。

  (四)重整申請人范圍之寬泛

我國重整申請人種類較為周全,且考慮到各主體的條件不同,各自的申請時間也有所區分。但綜合重整程序的實施效果來看,在重整程序申請人方面,我國相關規定還存在著以下不足:

首先,債務人的出資人有權申請重整,但只能在法院受理破產申請后才能提出,這不利于出資人對重整時機的把握。此時債務人很可能被清算解散,有違及時挽救債務人的重整理念。

其次,債權人申請人不受債權數額多少和債權到期與否的限制,均可提出對債務人的重整申請。債權人申請重整,不僅可防止債務人破產而擴大損失,還可享受超越原債務合同的利益,而債務人則必須將自身的經營和財務狀況等置于法院和債權人監督之下。這種利益沖突使得有些債權人出于威脅還債目的申請債務人重整,以此詆毀債務人信譽,此現象應予禁止。

最后,對于債務人申請人的限制,應當遵循破產重整主體適格的原則,即具有較大規模和較大社會影響力的企業法人,才符合重整程序申請人的形式要件,而是否要啟動重整程序還應滿足重整程序的其他三個啟動要件的要求。我國相關法律法規對債務人申請人寬松的規定,容易使得債務人擅自利用重整程序侵害債權人利益。


四、我國破產重整程序啟動要件之重構

仍處于市場經濟發展不成熟時期以及市場主體誠信度不高的基本國情,決定了破產重整在我國的適用范圍不宜過大,因此應該嚴格我國重整程序的啟動要件。域外各國有關破產重整程序啟動要件的規定,為我國重整程序啟動要件的發展和完善提供了借鑒,但特殊的國情和產業政策決定了我國不能照搬外國的重整規范,而是要建立具有中國特色的破產重整制度,嚴格重整程序的啟動要件,合理劃定重整程序適用范圍,滿足拯救適格債務人的需求,實現效率和公正等價值。

  (一)嚴格重整主體要件

在重整主體的要求方面,我國破產法僅規定債務人具備企業法人資格。是否所有的企業法人(不論其規模大小)都可以適用重整程序值得商榷,不同規模的企業法人對重整程序的適用應當有所區分。

1、大型企業法人廣泛適用

重整主體,是審查程序啟動的首個要件。在激烈的市場競爭機制下,無論何種市場主體,都會因各種原因陷入財務困境。破產重整是在一定條件下能解決債務人財務危機,但并非任何市場主體都適合重整。從破產重整的產生背景及其設立目的來看,重整符合大型企業法人的價值追求,因為他們不僅具有挽救的價值,也具有復興的可能性。大型企業一般具有較大的社會影響力,如果清算倒閉,將對該行業乃至相關行業的經濟發展產生嚴重影響,而存續發展則為眾多職工提供就業機會。盡管遭遇財務困境,大型企業法人也往往實力雄厚,具備繼續經營的能力,能夠借助破產重整實現企業復興。

2、中小企業法人限制適用

相對而言,中小企業法人進行破產重整有很大的風險。與社會公共利益的弱關聯使得中小型企業法人重整適用的必要性弱化,程序復雜且費用高昂的破產重整成為中小企業法人的又一負擔。如若完全禁止其適用破產重整程序,則有違反公平原則,剝奪市場主體權利之嫌。而且,中小微企業在我國市場主體地位舉足輕重,其對我國的就業貢獻率可達74%,增加值的貢獻率可達60%[ ]。如此重要的市場主體應避免一刀切的清算倒閉,以防擾亂我國的市場經濟秩序。同時,中小企業法人的債權債務關系通常清晰且易于處理,其重整程序相對便捷。權衡利弊,破產重整程序應主要適用于大型企業法人,出于追求效率和實現公正價值的理念,對于小規模企業法人而言也應為有重整能力的中小企業法人留有一席之地。

3、界定重整主體之因素

擁有獨立的財產、能夠獨立承擔責任,是申請破產重整的必然要求,以便于法院在判斷重整原因時對債務人的財產、資產負債等情況進行科學核算。因此,我國以企業法人作為重整適用對象具有一定合理性。但對企業法人缺乏限制,就極易導致該法律程序的不當適用。就完善破產重整適用對象而言,首先,將大型企業法人劃入其內。對于大型企業法人的判斷,要參照市場因素,從企業的經營規模、工人數量、營業范圍等多方面進行考慮。根據破產重整實踐還可以設定一些客觀的標準,如企業法人的注冊資本數額、企業資產營業額等。其次,不排除中小型企業法人對破產重整的適用,但要規定中小型企業法人需具備重整能力并能夠提供相關證明。中小型企業法人重整能力的證明,可以表現為債務人良好資產狀況的評估報告、尚有轉機的財務困境分析報告,以及未來營業計劃的可行性報告。如果這些資料表明債務人具有較大的市場潛力和社會價值,債務人則可依此啟動重整程序。

  (二)明晰重整原因要件

破產重整是針對債務人的一項破產保護程序,進入重整程序之后債權人的一系列權利將受到限制,而債務人可暫緩主體資格的消滅而繼續經營,甚至有時還可以享受一定的優惠政策(如稅收優惠)。這極有可能誘使一些債務人為逃脫債務而濫用重整程序。因此,需要嚴格界定重整程序的啟動原因,只有當債務人瀕臨破產且對債務人的挽救具有迫切性時才允許對其重整。破產一般原因的界定較為清晰,而對于重整特有原因的界定則需要掌握特定標準。

債務人瀕臨破產,體現為其不能按期償還債務且明顯欠缺償債能力,或者其不能按期償債且資不抵債。債務人必須是對已到期的或者債權人已提出清償要求的債務不能清償,且這種債務必須是金錢債務或者能夠轉化為金錢債務,特定的人身性質債務排除在外。債務人明顯欠缺償債能力,則是指綜合考量企業營業狀況和資產結構后,債務人在短期內不能實現對債權人到期債務的清償,如債務人營業已虧損,且不能通過調整資產結構或出賣部分有形或無形資產償債,也不能獲得信用借貸的情況。

1、有明顯喪失償債能力的可能

破產重整只為拯救債務人,若債務人已病入膏肓則為時已晚。允許債務人有喪失償債能力可能時即啟動重整程序,意為挽救要及時恰當。但此項標準的判斷具有很強的專業性,需綜合判斷債務人的信用程度以及財產狀況,現實中也不好把握。因此可以通過列舉方式對其進行細化,若申請人可以證明債務人在一定時期持續虧損、債務人被禁止營業或者債務人財產出現重大異常情況等,便可看作債務人有明顯喪失清償能力的可能。

債務人財務狀況的具體考察,可以借助重整預警機制,通過審核債務人的財務報表及資產管理情況,預測債務人重整的可能性[ ]。債務人財務管理的不良情況則具體表現為財務報表所反映的經營風險和財務風險,以及財務分析結果所揭示的企業虧損、財會制度不透明和經營決策失誤、抗風險能力差等不良情況。同時,為了切實審核債務人的財產狀態,法院還可以指定專業且中立的中介機構或個人,如資產評估機構、會計師事務所等審查債務人的資產狀況、經營狀況及與重整方案有關的情況并出具報告,法院可綜合其意見作出科學判斷。法院在必要時還可以召集利害關系人包括債務人、重整申請人及中介機構等舉行聽證會[ ],通過論證的方式考察債務人償債能力的欠缺是否顯而易見。

2、不同申請人重整原因之區分

重整申請人種類各異,為了兼顧申請人和債務人的利益,在審核破產重整申請時,應多方論證不同申請人作出不同的重整原因證明。債務人及其出資人最為了解企業的具體財務狀況,此兩類主體申請重整時必須證明債務人不具備償還能力或將要喪失該能力是顯而易見的。而對債權人來說,要求其提供債務人具備重整要件的確切證明難免過于苛刻,也不利于債權人為了保護自己的債權及時救濟。因此債權人只要能證明債務人不能按期償還金錢債務即可,而無需證明債務人的其他財務狀況。[ ]

  (三)權衡重整能力要件

債務人只有具備重整能力,才能保障重整程序成功完結。我國現行破產法僅要求債務人是企業法人,且具有或可能具有破產原因即可啟動重整。如此寬松的重整適用范圍以及對重整能力要求的忽視,容易導致司法實踐中重整程序的濫用。因此,為實現重整的合理有效運用,應當嚴格限制并審查債務人的重整能力,提高重整程序的啟動門檻。

1、審查重整必要性

重整能力是一個抽象概念,具體來說即要求債務人具備重整必要性和重整可行性。債務人是否具備重整必要性要考察債務人的現狀,判斷其是否具備重整價值和營業能力,中介機構的資產評估報告以及債務人營業分析報告是客觀的參考依據。在審查債務人的重整能力時,法院還可以召開征詢會議,邀請債務人的相關管理部門(包括金融主管機關、征稅機關等)、前述已開展了相關調查的檢查人、主要債權人和有經常交易往來的客戶到場,聽取各方對債務人經營能力及營利潛力的評價意見。經核算,企業資產的營運價值只有在超過清算價值時,才能作為債務人重整程序開始的前提。

美國破產法第11章對破產重整進行專章規定的目的,就在于保存企業的營運價值,調整債務人的債權債務,允許債務人繼續經營[ ]。如果債務人所經營的業務本身不具備市場價值,則沒有重整的必要,尊重市場規律優勝劣汰。

2、審查重整可行性

債務人的重整可行性即對債務人將來的營運情況進行預測,考察債務人是否具備實現復興的希望,重整方案是否合理等。債務人投資戰略和經營管理方案的科學性,關乎未來收益的可得與否。只有理性分析債務人存在的問題并提出針對性的改善方略,才能有效解決企業的財務危機,因此考察債務人陷入財務困境的原因也是必要的。

同時,對債務人在重整程序中的收益和費用進行核算具有必要性,債務人應提交相應的審核預算報告。債務人重整的預算費用受到公司規模大小、重整期間長短以及所涉及的債權人人數的影響,同時新的可變因素(如是否有新的投資人或者新的債權債務)、債務人近期所涉案件及財務報告中的專業費用等,都是重整費用核算的重要因素[ ]。如果債務人按照重整運營計劃所得的收益遠小于其實施重整的相關費用,則應果斷放棄重整。

只有對以上各因素綜合分析考量,才能準確判斷債務人的重整方案是否可行、債務人是否有可能借助重整程序實現企業復興。破產重整是一項復雜工程,債務人應當設置合理的融資方案來保證重整程序的資金需求,同時還應提出相應的證明來保證自身的營運計劃可使債務人獲得營業利潤,以支付重整費用和到期債務。

3、運用重整觀察期

重整程序的開始需要法院對債務人的重整能力進行審查,囿于商業判斷知識的局限,單憑申請人的重整申請材料,法官不可能切實掌握債務人的重整能力狀況,因此需要借助特定的考察機制。實踐是實力的最好證明,在判斷債務人的重整能力時,可以參照法國破產法的觀察期制度[ ]:給予具備重整原因的債務人一定期限,讓其按照規劃作出調整并繼續經營,觀察期結束后由有關司法部門裁定后期方案(延長重整期、終結重整或者直接進行破產清算)。對重整債務人事先運用觀察期制度,不僅可以切實有效的考察債務人的重整能力,而且可以及時發現債務人重整能力的欠缺,避免冗長的重整程序造成更多的資源浪費。    

  (四)完善重整申請人要件

鑒于上文分析了債務人重整程序申請人要件的基本理論和我國相關規定存在的不足之處,對申請人要件的完善措施也就無外乎從三種申請人的角度分別分析。債務人若對自身提出重整申請,應當符合重整主體要件,上文已做了相關分析,在此就僅對債務人出資人和債權人的重整申請要件進行探討。

我國破產法嚴格了出資人的重整申請時間,其只有當債權人申請債務人破產時才享有申請權。并且只能在案件受理后,清算宣告之前提出申請。債務人在具備破產可能之時就可以提出或被提出重整申請。債務人的出資人與債務人存在利益相關性,自然也會時刻關注債務人的財務狀況,并在必要時出于保護債務人利益目的提出重整申請。我國破產法對出資人的重整申請時間做了嚴格限制,為了鼓勵出資人抓住重整申請的最佳時機,應適時取消對出資人申請重整的時間要求。

債權人申請債務人重整大多是為獲取更多的清償利益,但不排除債權人為實現其他非法目的(如脅迫債務人還債,惡意損害債務人信譽等),為防止債權人濫用重整申請權,應嚴格債權人的資格。首先,債權人的債權應已到清償期。債權人除非能證明自身的到期清償利益受到威脅或損害,否則不能違背債務人的意愿啟動重整[ ]。其次,債權人應當提供證據證明其享有的債權具備可強制執行性且無爭議,否則應當先經過民事訴訟程序對債權予以確認[ ]。再次,借鑒國外重整申請人要件的相關規定,為防止少數債權人濫用權利,還應限制債權人所持的債權數額。為保證重整申請的目的在于債務償還而非其他非法目的,申請重整程序啟動的債權人,必須單獨或聯合持有占債務人資本10%以上的債權。

  (五)加強法官的專業性

從本質上講,重整屬于財務概念,是對陷入財務困境但仍有重建希望和復興可能的債務人,按照一定的程序規則重新整頓,從而使債務人得以拯救和維持的做法[ ]。而破產重整作為一項司法程序,無論是重整申請的審查,還是管理人的任命和更換,抑或是重整期間內對重整債務人的監管,都是既涉及法律問題又涉及經濟、財務和企業管理等其他專業性問題。因此,重整法官也應具備專業素養,科學判斷重整程序啟動要件,對重整程序的啟動進行嚴格把關,以確保重整案件順利審結。法院負責監督從申請啟動到成功完結的整個重整程序,在此過程中法官要作出最佳利益判斷[ ]—通過對比債務人在重整和清算兩種情況下的費用和收益核算—來裁定適合債務人的程序,而此判斷依賴于法官對相關財務數據及財務方法的熟練掌握。

美國法院之所以每年都能順利審結大量的重整案件,原因在于其具備獨立的破產法院系統和專門的法官處理模式,法官能夠獨立地和高效地從專業角度作出科學判斷。專門審理重整案件法官的匱乏,也是我國司法實踐中重整案件較少的原因之一。重整原因的審查需要對債務人的財務及資產狀況進行科學判斷,重整法官必須掌握科學的專業審查標準,由此可見對重整程序啟動要件的審查判斷有賴于法官的專業化水平[ ]。只有熟稔相關專業知識(包括財務、會計和企業管理等)的法官,才能做好重整程序啟動的把關人,提高重整程序的效率,降低重整失敗率。我國也應當參照美國的破產重整司法實踐,提高審理重整案件法官的專業化水平,設立專門審理包括重整案件在內的破產案件的合議庭,以避免重整案件審理的非專業化和無序性。

     

五、結  語

完善并嚴格重整程序啟動要件的相關規定,主要是為了解決以下問題。首先,司法實踐中存在著大量債務人濫用重整程序以逃避債務履行的情形,以及法院對破產重整程序申請不知如何裁定的案例。為合理裁定重整案件并提高案件處理效率,明確重整程序啟動要件的具體內容已迫在眉睫。其次,破產重整程序需要耗費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財力,重整失敗的收益微乎其微甚至出現負值,難以抵償其巨額成本,不符合法經濟學倡導的效益理念。嚴格限制重整程序的適用范圍,可提高重整成功率,保障重整程序效益的獲得。第三,對破產重整程序啟動要件加以限制,是為了維護債權人利益和社會公共利益,避免重整程序濫用損害社會公平正義。

研究破產重整程序啟動要件具有重要意義,但解決重整濫用和重整的高失敗率問題的關鍵還在于如何科學的界定重整程序各具體要件。本文不僅對破產重整程序的啟動要件進行專門性研究,還將該問題的研究分為四個部分,即重整主體要件、重整原因要件以及重整能力要件和申請人要件,以求四管齊下完成對破產重整程序適用范圍的合理界定。在對重整程序啟動要件進行具體分析時,本文提出了一些客觀合理的衡量機制及參考標準,以便于法官對重整申請作出科學決斷。


注釋:


友情鏈接:

網站版權所有:山東凌云志律師事務所  魯ICP備11032473號 技術支持:奧訊軟件

什么是数字货币数字货币是什么 广西快乐双彩走势图dun 北京pk开奖网站 香港永久免费资料大全 河北时时平台下载 快乐赛 香港赛马会推荐五码五肖 时时彩十大信誉的平台 打广东麻将推倒胡如何赢钱 陕西快乐十分20选5技巧 pk10是违法赌博吗